万利娱乐场官网注册|汪峰把《空空如也》唱火了,我却只想到这首《空空诗》

2020-01-05 13:35:12 阅读量:1517

万利娱乐场官网注册|汪峰把《空空如也》唱火了,我却只想到这首《空空诗》

万利娱乐场官网注册,《空空如也》现在成为了很多人都会唱的歌:

我懵懵懂懂过了一年

这一年似乎没有改变

守着你离开后的世界

空空如也

白天和晚上都是冬夜

悲伤的到来我从不拒绝

反正亦是空空空空如也

我懵懵懂懂过了一年

徘徊在石板路的街边

曾经笑容灿烂如今却空空如也

一切的星光都已陨灭

得过且过是我如今速写

无所谓让痛重叠

……

其实佛教也有一首《空空诗》:

天也空,地也空,人生渺茫在其中。

日也空,月也空,东升西沉为谁动?

田也空,屋也空,换了多少主人翁!

金也空,银也空,死后何曾握手中?

妻也空,子也空,黄泉路上不相逢。

朝走西,暮行东,人生犹如采花蜂,

采得百花成蜜后,到头辛苦一场空!

最开始读这首古诗,给人一种消极悲观的感觉,如果真如诗中所讲,那一切将毫无意义。

但是,在这个物欲横流的年代,这首诗反倒可以给我们一些启发。尤其是当一个人被官欲、权欲、名欲、利欲、色欲所迷,并陷入其中时,读读这首诗,是否能将钱财和名利看淡一些呢?

这首诗名曰“空空”,说的却是真实的道理,佛家对财富、名利大约就是如此的看待。俗里讲:钱财乃身外之外,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真正信佛的人对于钱财和名利应是看淡的。

佛教在印度传播时,信男善女求财,便敬奉功德天,又名“南无第一威德成就众事大功德天”,以求功德天恩赐财富,这个功德天就是财神爷。传说有个人家道衰落,就供养功德天,早晚都诚意地礼拜。一直坚持供养到两年,最后得到了功德天的感应。有一天呢,他听见有人推门进来,他一看,居然正是功德天。穷人急忙起来,以最虔敬而欢喜的心情去迎接。功德天是一位最美丽的女郎,可是当功德天要坐下时,外面又有人推门。穷人忙着去看时,这回来的,却是一位又黑又丑的女郎。原来她是散财神。穷人一看,就不想让她进来,可是这位散财神,一定要进来,她说:“功德天是我姊姊,我是她的妹妹,我们姊妹是从来不曾分离的。姊姊来赐与财富,我是来销散财物的!财聚财散,这是必定的事。你请她,即使不请我,我也非来不可,我们必须在一起。” 这一故事说明世上的一切财富,都是无常的。得来艰难,但无论怎样都是要散失的,而且又散失得那么容易。所以我们学佛的,应知财富不可强求;财物散失了,也不必过分的懊丧,要知道这是迟早要散失的。

仔细回味《空空诗》,你会发现它和《红楼梦》中《好了歌》及其注解所阐释的人生哲理极其相似!我们来看看《好了歌》及其的注解。

《红楼梦》第一回的《好了歌》——

世人都晓神仙好,惟有功名忘不了。

古今将相在何方?荒冢一堆草没了。

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金银忘不了。

终朝只恨聚无多,及到多时眼闭了。

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娇妻忘不了。

君生日日说恩情,君死又随人去了。

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儿孙忘不了。

痴心父母古来多,孝顺儿孙谁见了。

甄士隐家业破败后,夫妻俩到乡下田庄里生活。又赶上“水旱不收,鼠盗蜂起”,不得安身,只好变卖了田产,投奔到岳父家。其岳父又是个卑鄙贪财的人,把他仅剩的一点银子也半哄半赚地弄到自己手里。甄士隐“急忿怨痛”、“贫病交攻”,直正走投无路了。一天,他拄着拐杖走到街上,突然见一个“疯癫落脱、麻履鹑衣”的跛足道人走过来,叨念出这首歌。《好了歌》宣扬了一种逃避现实的虚无主义思想。从宗教的观点看,人们活在世上,建功立业,发财致富,贪恋妻妾,顾念儿孙,全都是被情欲蒙蔽尚不“觉悟”的缘故。这首歌就是用通俗浅近的语言,来说明这一切都是靠不住的。跛足道人说:“好便是了,了便是好”,又把“好”和“了”的涵义引申一层,说只有和这个世界斩断一切联系,也就是说只有彻底的“了”,才是彻底的“好”。所以他这首歌就叫《好了歌》。《好了歌》的消极色彩是十分明显的,但是我们还不能简单地把它视为糟粕抛弃它。因为作者拟作这首《好了歌》,是对他所厌恶的社会现实的一种批判,尽管是一种消极的批判,也有它的价值。作者出身于一个上层的封建世家,亲自观察了这个阶级的腐朽、堕落,亲身体验了贵族阶级由兴盛到衰败的苦痛,进行了半生深沉的思索,激起他强烈的愤感,他要痛骂,他要诅咒,《好了歌》便是痛骂的歌、诅咒的歌。作者的感情是十分复杂的。他倾注一腔心血,虚构了大观园那样一个如诗如画的环境,塑造了那么多善良纯洁的少女形象,描绘了那么多有情有趣的事物,可见,作者是多么懂得生活,有着多么高雅的生活情趣呀!有爱必然有憎,他描写贾赦、贾珍、贾琏之流猪狗不如的品德和行为,就是对他憎恶的对象的鞭苔。而最后,无论他所爱的还是他所憎的,都一齐毁灭了,就使他堕入一种难以解脱的精神痛苦之中。了解了作者的生活态度,再看他写的这类具有虚无色彩的东西,就能够把它放到适当的地位去理解了。也就是说,作者世界观中尽管有虚无消极的一面,但同无爱无憎的和尚道士不同;如果没有深厚的生活激情,岂能写出这样一大部博大精深的《红楼梦》来?

跛足道人唱《好了歌》是想要启发甄士隐“觉悟”,而甄士隐却是一个聪明文化人,他有了家破人亡的经历,一听就懂了,接着就为《好了歌》作了下面的解注,从而进一步引申发挥了《好了歌》的思想——

陋室空堂,当年笏满床;

衰草枯杨,曾为歌舞场。

蛛丝儿结满雕梁,绿纱今又糊在蓬窗上。

说什么脂正浓、粉正香,如何两鬃又成霜?

昨日黄土垅头送白骨,今宵红绡帐底卧鸳鸯。

金满箱,银满箱,转眼乞丐人皆谤。

正叹他人命不长,哪知自己归来丧!

训有方,保不定日后做强梁;

择膏粱,谁承望流落在烟花巷!

因嫌纱帽小,致使锁枷扛;

昨怜破袄寒,今嫌紫蟒长。

乱烘烘你方唱罢我登场,反认他乡是故乡。

甚荒唐,到头来都是为他人做嫁衣裳。

这篇解注比《好了歌》说得更具体、更形象、更冷峭无情。富贵的突然贫贱了,贫贱的又突然富贵了;年轻的突然衰老了,活着的又突然死掉了——人世无常,一切都是虚幻。想教训儿子光宗耀祖,可他偏偏去当强盗;想使女儿当个贵妇,可她偏偏沦为娼妓;想在官阶上越爬越高,可是偏偏成了囚徒——命运难以捉摸,谁也逃脱不了它的摆布。可是,世上的人们仍不醒悟,还在你争我夺,像个乱哄哄的戏台,闹个没完。这就是《好了歌》解注的基本思想。它同《好了歌》一样,同属馈世嫉俗的产物。由于它处处作鲜明、形象的对比,忽阴忽晴,骤热骤冷,时笑时骂,有歌有哭,加上通俗流畅,迭富有致,就使它具有强烈的感染力。它对于当时封建社会名利场中的人物,无异于一盆透顶醒心的冷水;对于今天的人们认识封建社会的腐败黑暗,也有某种认识意义。

《好了歌》解注,在全书开头造成一种“忽荣忽枯、忽丽忽朽”(脂砚斋语)的险恶气氛,也是对全书荣宁二府兴衰际遇的一种概括和预示。这种概括和预示,是就其整体而言的,不好说哪一句是专指哪一个或哪几个人物。如有人以为“转眼乞丐人皆谤”指的是甄宝玉和贾宝玉;“绿纱今又糊在蓬窗上”指的是贾雨村等人;“因嫌纱帽小,致使锁枷扛”指的贾雨村、贾赦等人;“昨怜破袄寒,今嫌紫蟒长”指的是贾兰、贾菌等人,等等。这些,乍看似乎有点像,其实未必是作者的意图。既然是概括地预示全书内容,有些像是自然的,但如简单地把每句和书中人物一一对应起来,就无法解释通。如以为“训有方,保不定日后作强梁”指的是柳湘莲,有什么根据?书中根本没有写柳湘莲之父是谁,也没写如何教子有方,也没有其它预示说柳湘莲要当强盗,怎么能证实就是指的柳湘莲?更有人据此说柳湘莲参加了农民起义等等,就近乎痴人说梦了。持上述看法的研究者,依据的是“甲成本”脂批。脂砚斋批语对研究《红楼梦》有其不可忽视的价值,但也不可尽信和迷信。脂批是个很复杂的问题,当然因红楼之迷甚多,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存在争议也是正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