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j门银河|到底怎样才是爱国?有这样一部“卖国”的韩国电影,值得让人尊敬

2020-01-11 16:57:07 阅读量:1445

澳j门银河|到底怎样才是爱国?有这样一部“卖国”的韩国电影,值得让人尊敬

澳j门银河,2017年3月有一部韩国电影悄然上映,名字叫《普通人》,名字就够普通的。电影里没有什么大牌明星,故事也并不曲折和震惊,延续了韩国犯罪题材电影一贯的“黑色气质”。以“黑政府”、“黑社会”为己任的韩国电影人这一次的影响力似乎并没有像《熔炉》那样大,韩国本土上映后票房一般。豆瓣上的评分也只有6.5,属于韩国电影里的中等水平。

这部孙贤周和张赫主演的以上世纪80年代军政时代为背景韩国电影,而反应1980年到1988年期间韩国军政题材的影视作品在韩国数不胜数,像电影《薄荷糖》,甚至著名的青春爱情剧《请回答1988》的一开头也是以1988年的社会事件为背景。

但是《普通人》里面有很多深刻的台词和线索却值得深思。今天我们来扒一扒这部电影种隐含的一些线索。

孙贤周饰演的姜成镇是一名工作认真,忠于国家的首尔重案组刑警。他有一个哑巴媳妇和一个瘸腿的儿子“民国”,儿子整天在学校因为腿残疾被同学欺负,但是却不反抗。姜成镇和自由报社的资深调查记者秋载振是几十年的好朋友。秋记者常常因为自己的报道发不出去而愤怒,只好拿跟他实习的小美女记者出气。

电影一开头就是姜成镇在警局打学生的镜头,这时警察局门口一只看门的狗冲上来冲着姜成镇叫,被姜成镇赶走了。当然气氛还是其乐融融,带有韩国特有的喜剧元素。

姜成镇带着一个实习生去抓一个罪犯“哈巴狗”,结果“哈巴狗”没抓到却错抓了一名“无辜者”。为了完成上级的任务,姜成镇被指示把这个“无辜者”顶替成“哈巴狗”,但是正好被带着实习生来警察局找新闻线索的秋记者给无意中撞见了真正“哈巴狗”的资料,然后报道了出来,这导致警察局很被动,好在姜成镇及时抓住了真正的“哈巴狗”,当他们正在准备放了那名“无辜者”的时候,却不料“无辜者”突然承认自己真的杀了人。

这时,姜成镇被正在执行“秘密计划”的高层——张赫饰演的安企部室长崔圭南征召,去秘密调查另外一起连环杀人案,为了完成这样一个大任务,姜成镇就把那名“无辜者”进行了严刑拷打,强逼着他承认自己就是那名连环杀人犯。

故事就此展开,姜成镇也被崔圭南一步一步被带入到了神秘的“政治高层”圈子,而这时秋记者却发现了连环杀人犯的线索,并且拿到了高层为邀功故意栽赃别人的证据。但是崔圭南却以“爱国”的名义阻挠秋记者爆料,并企图逮捕秋记者,秋记者只好四处逃亡。

姜成镇和老朋友秋记者也为了这个案子闹翻了,姜成镇认为要听组织的才是“爱国”,而秋记者坚持认为只有报道真相才是“爱国”,双方发生了巨大的分歧。

姜成镇在被领导许诺给自己的儿子“民国”做手术的诱惑下出卖了躲在他家里的好兄弟秋记者,最终秋记者被崔圭南严刑拷打致死,并栽赃成了北方的“间谍”。

而姜成镇慢慢开始醒悟,他把秋记者留下的资料给了报社领导,并答应作为证人。但是消息泄漏,姜成镇一家人在深夜被人放了煤气,老婆中毒身亡。

无比愤怒的姜成镇拿着枪准备干掉崔圭南,最后时刻,他却没有开枪,而是把崔圭南押到了警察局,在所有媒体记者的注视下亲自审问他。可惜的是“组织”派来了人,把所有记者的胶卷都抢走,也抓走了姜成镇。好在秋记者带的小实习生冒死把胶卷藏在嘴里带了出来。

第二天,《自由日报》头版头条刊发了已经升职为室长的崔圭南利用国家机器,栽赃陷害的丑闻。民众被“政府”的行为所激怒,纷纷走上街头与警察进行和平对峙。

但是崔圭南却被高层用权力保护了起来,而被严刑拷打的姜成镇死活不认罪,最后姜成镇看到了被崔圭南挟持的儿子“民国”,无奈之下认罪伏法。

30年后,姜成镇才被洗刷了冤屈,还了清白,而那个栽赃陷害的崔圭南却坐在法庭上安然无恙,姜成镇投去了愤怒的目光。

这样压抑的故事结尾确实比较黑暗,但是符合韩国电影的气质,电影中充满了希望和感动。这种大格局和气质也是韩国电影中少见的。

在这里我们谈一下电影中几个隐藏的线索:

1、儿子“民国”:姜成镇的儿子叫民国,瘸腿经常被人欺负,他的儿子告诉他,被人欺负的时候什么都不做,才会早点结束。但是,最终姜成镇忍无可忍也学会奋起反击。儿子“民国”代表的是韩国这个国家。“民国”手术后终于实现了自由奔跑的愿望。

2、白狗:警察局门前有一条白狗,看见生人就会叫,最后姜成镇和那条狗成了好朋友,但是白狗却被几个警察给杀了,还兴致勃勃的邀请姜成镇一起来吃狗肉,愤怒之下的姜成镇一脚踢翻了锅,大喊道:那前院谁来守?

这只狗代表的是媒体记者,也就是有良知的秋记者。

记者是一个国家最后的底线。秋记者说自己是一个普通人,这也是点题的台词,但是他作为一个普通人却用生命的代价为这个国家保留了最后的希望,他面对酷刑赢得了一个记者最高的荣誉。

故事对当时韩国社会的“黑”是我见过力度最大的韩国电影。而崔圭南本身也不是一个坏人,他做任何事情都是从“爱国”和“民族”的角度出发,对与“政府”为敌的“坏家伙”不择手段,他忠心耿耿,甚至对自己的老师和学校“前辈”秋记者都没有任何感情,一心只有“国家”和“民族”。而秋记者也认为自己是爱国的,他坚持自己的理念,认为只有报道真相守住最后的底线才是“爱国”。

两种爱国者,到底哪个才是真正的爱国呢?,我相信韩国人民心里最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