振奋!诺奖级新药已被中国团队推向临床,上海医生披露“全球首发

2019-11-09 18:16:46 阅读量:694

2019年诺贝尔生理医学奖尘埃落定。三名科学家因他们在“氧传感路径”领域的开创性工作而获奖。诺贝尔奖评审团表示,他们的发现“为对抗贫血、癌症和许多其他疾病的新策略铺平了道路”。事实上,这项始于20年前的研究已于2018年转化为一种新药rospatide。更令人兴奋的是,它首次被中国团队引入临床应用。

这是第一种根据诺贝尔奖中涉及的缺氧途径原理成功转化的新药。事实上,包括日本和美国在内的许多国家正在进行相关的上市前临床试验。中国是如何出色地抓住这种新药的“全球首次亮相”的?诺贝尔奖宣布后,上海瑞金医院肾内科的陈楠教授接受记者采访,披露了这一历时八年的研究项目,并分享了许多鲜为人知的细节。陈楠教授领导了该药物在中国首次上市的临床试验。

中国许多顶级医院八年的辛勤工作和共同努力

现在,在中国,慢性肾病患者可以服用口服胶囊来改善贫血。这种新药被称为“洛克沙斯塔”。它之所以被新命名为“诺贝尔奖级成就”,是因为它基于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所涉及的“氧感应途径”原理。更罕见的是,中国患者在全球患者中率先享受这一“诺贝尔奖级成就”。

世界上平均有十分之一的慢性肾病患者,包括中国的1.2亿患者。有一大群肾病患者。贫血是肾脏疾病的主要并发症之一,会增加死亡风险。换句话说,控制贫血对慢性肾病患者非常重要。

肾性贫血的传统疗法是注入促红细胞生成素。“这种疗法已经在临床上应用了30多年,并且在临床实践中仍然发挥着巨大的作用,帮助了大量患者。”中国著名肾脏病学家、瑞金医院肾脏病科前主任陈楠教授反复向记者强调,这种传统疗法的突出优点只是现在患者有了另一种新的选择——口服氯沙坦,这种划时代的新治疗选择对中国患者来说是一种独特的福利。

说到这,陈楠深受感动,因为正是她领导的新药临床试验项目证明了实验室的这一发现可以应用于患者,并使罗克沙斯塔真正走过了新药市场。

罗沙斯塔是由Fabojin和AstraZeneca开发的创新药物。为什么这个新药项目来到中国,它是如何在中国取得成功的?这一切都始于八年前。

那是2010年左右,陈楠教授和他的团队在华山医院肾脏疾病科主任林陈山教授的推动下,前往美国参加年度肾脏疾病会议,陈楠教授与法博金公司建立了联系。鉴于瑞金医院在临床研究方面的良好声誉,法博金委托仁济医院肾内科的陈楠教授和钱齐家教授在更为关键的二期临床试验中领导相关的临床试验。

“当时我们联系了十几家医院,包括协和医院。罗萨斯塔德是一个全新的目标,没有经验可以借鉴。”陈楠坦言,当时,人们并没有考虑这种药物在未来会走多远,只是考虑如何做好二期临床试验。

这种“不考虑未来”的出发点并没有意识到它对后来的许多事情有所贡献:2018年12月,罗莎达(Rosastad)是第一个在中国上市的公司,关键的2期和3期临床试验由陈楠教授及其团队领导。销售新药的方法是基于真实数据。今年9月12日,中国rospatial两个三期临床试验的结果发表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中国的研究成果得到了国际认可。rospatial取得了三项“第一”突破——第一种靶向全球创新治疗靶点的药物——HIF(即诺贝尔奖中涉及的“缺氧诱导因子”),第一种在中国孵化,第一种在中国批准的全球原创研究药物。

让外国人从疑虑中相信,“临床研究”已经逐渐在中国得到重视

罗萨斯塔德的出现不仅是近年来中国药品监管改革的结果,也与国内临床试验水平的提高密切相关陈楠说,早在八年前,在中国就很难开始临床试验。一方面,国内环境不重视临床试验,另一方面,患者也对临床试验产生怀疑。“通常要花很长时间才能找到合格的患者,但他们在加入该组后并没有来,而且由于缺少已加入的患者,试验中止了。”

此外,外国制药公司也对中国的临床试验水平缺乏信心。陈楠说,例如,十年前,中国一家大型三级医院领导了一项用降脂药物治疗慢性肾功能不全患者的临床试验研究。“当时,作为参与者,还召集了40多个其他合作单位,并举行了启动会议。突然,外国制药公司终止了该项目。”

跨国制药公司的“突然叫停”是对中国临床试验数据的真实性产生怀疑,担心数据跟踪不良,缺乏临床研究经验,最终难以推动新药上市。

制药公司制造新药极其困难,甚至业内有句谚语说“九死一生”。超过90%的新实验室药物在上市途中“死亡”。一些新药在动物实验阶段非常有效,但在人类临床实验阶段不能重复同样的理想效果。在医学领域,科学家们十多年的艰苦努力就这样被“清除”了,这并不奇怪。

陈楠非常理解跨国制药公司的疑虑,但她也很感动。只有理解这种接触,她才能真正理解她是如何“全力投入”罗克沙斯塔项目的第二阶段临床试验的。

今天,罗克沙斯塔是一种胶囊,已被多次实验反复验证,并有一定的剂量。这项工作是陈楠及其中国合作研究人员共同努力的结果。为了找出有效剂量,这些研究人员设计了从低到高的各种剂量,并根据病人的体重进行调整。临床试验期间,陈楠教授及其团队与法博金公司保持密切沟通。"继续讨论和培训以确保严格遵守gcp标准."陈楠回忆说,由于没有经验可借鉴,每个人在审判阶段都非常小心谨慎。直到最后两个阶段的结果非常好,他们才给了每个人很大的信心。

新药必须经过至少2期临床试验和3期临床试验才能上市。然而,陈楠教授的团队在批准以下三项临床试验时遭遇挫折。当时,中国药品监管改革的帷幕尚未拉开。完成第二阶段临床试验后,法博金公司尚未获得中国第三阶段临床批准。

这种等待是四年。2015年下半年,罗克沙斯塔的3期临床试验最终获得批准。这次,瑞金医院的陈楠教授、华山医院的郝传明教授和30家医院共同完成了三期临床试验。

在此过程中,由于Roxas从未在世界其他地区获得批准,中国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和Fabojin公司对此非常谨慎,并不断派出检查员。“它们非常严格,要求数据可追溯性,以便我们可以随时提供原始数据。”陈楠教授回忆道。

经过严格审查,2018年12月,罗克沙斯塔德最终获得中国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State 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加速批准作为国内1.1类新药上市。"我们真的赶上了春风的药品管理改革."陈楠教授感慨道。

罗莎达的成功离不开陈楠教授团队和国家合作单位的共同努力,也离不开对临床试验规范的严格要求。从怀疑外国人到相信,陈楠教授见证了过去几年临床研究在中国日益重要的地位。她表示,为了开展高质量的临床试验,有必要进一步加强临床团队建设和数据合规性,使所有数据都能溯源。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出国并赢得国际信任。

世界上第一个“氧传感机制”转变的另一层意义

当然,罗莎,他的意思不止于此。

如今,缺氧诱导因子(hif)及其相关研究成果已经成为包括抗癌药物在内的许多药物开发的热点目标。洛克沙斯塔是成功转化为药物的模型之一。也正是因为世界上第一个“氧感应机制”的这种转变,“淘金者”才继续对这一研究领域充满信心。

正如诺贝尔奖评审团所说,三位科学家在“氧感应途径”领域的开创性工作为对抗贫血、癌症和许多其他疾病的新策略铺平了道路。缺氧信号通路具有许多潜在的应用,特别是在肿瘤、眼科和心血管疾病领域,许多新药研发工作正在进行中。

在业界看来,罗萨斯塔德的成功在一定程度上验证了这一诺贝尔奖成就的临床价值。它不仅给了科研人员信心,更重要的是,使制药公司、投资者和其他人相信,这一研究领域在治疗癌症等重大疾病方面“前景广阔”,并愿意陪伴科学家走上这条可能有些孤独、暂时看不到结果的科学探索之路。这对于将基础实验室研究转化为临床结果也至关重要。

河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内蒙古十一选五 江西十一选五投注